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

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,没有悲欢的姿势。一半在土里安详,一半在风里飞扬,一半洒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,非常沉默非常骄傲,从不依靠从不寻找。

Brother

看了mv之后被深深感动到了,歌也很好听,素材基本都是mv里的,按照自己的理解稍微改了一点剧情,写完了才发现最后一句很有恐怖片的气氛😂

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身旁竖着一块墓碑
墓碑前放着我最喜欢的百合花
周围站着很多人
他们相互搀扶着,神色哀伤
里面有一个小孩,一直低下头
他突然抬眼向我看来
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
哥哥
他喊我

我跟着他回了家
那群人聚在一起,低声交谈
有人偷偷抹着眼泪
男孩进门时
他们都看着他,眼神里都是心疼
有人拉过男孩的手,轻轻摸摸他的头
顺着他的视线
我看到茶几上放着的一张相片
少年对着镜头笑的很开心
男孩拿过一个柠檬
画了一个笑脸给我看
他笑得比柠檬好看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这是一条分割线

妈妈告诉我,哥哥去了很远很远的...

3

玖 欢迎回家

洛基像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,梦里他跋山涉水,一路披荆斩棘。最后终于来到了世界之巅,找到了他的爱人,得到了他一直梦寐以求的吻,可是那人突然就摔下了悬崖,他伸出手想拉住他,慌张之下却只来得及拽住一片衣角。他崩溃的大喊,可是空气中只回荡着无情的风声。

他猛的睁开眼,又马上闭上了。他听见有一个声音激动的叫着“他醒了”,接着一阵嘈杂的乒乓声过后,一个人跌跌撞撞的来到他床前,他感受的到那人熟悉的味道,所以他不敢睁眼。

索尔看着他颤抖的眼睑,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,他忍不住用手遮住那双眼,怕他就这样飞走了,他能感受到掌下不安的震动,仿佛那人敏感脆弱心,他心就这样软了下来,“洛基,欢迎回家”

有液体从手心划过,索尔拿...

2

说出来肯定会灵的新年愿望

新年快乐🎉
中午下楼吃饭,我对我爸说新年好呀,我爸接了句红包拿来,我说你怎么抢我台词😂
后来我们交换红包,他塞了500,我塞了20,刚好凑了一个520[奸笑]
日常亲爹和假闺女
新的一年,希望霉运全部飞走,健康平安,脑洞多多,坚持写文不懒惰,好好看书,认真学习,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,再有就是坚持锻炼,一定要瘦瘦瘦,常和有趣的人一起乐,当然争取自己变得更有趣一点,希望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都能万事如意,幸福快乐!

捌 意外

洛基仍旧在广场上看着戏剧,只是原来陪着他一起看的人不在了。他看着舞台上演的自己精心排练过的戏码,笑着笑着忽然就哭了,他多希望他和索尔就像戏剧里演的那样,生死与共,不离不弃。可惜,情深不寿,他的时间不多了,他想要索尔陪他呆在地狱,可是他却不想他陪着他一块死。他要他好好活着。
“二王子,不好了出事了!”一个胡子拉碴毫无形象的人突然冲了过来,打断了他控制不住的悲伤,舞台上的演员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,继续按部就班的演着没有观众的戏,洛基听到来人的声音就飞快的擦干了眼泪,看着一身狼狈的海姆达尔,有些奇怪的问:“你不是带着索尔回去了么,怎么又回来了?”索尔身体虚弱是因为元神离体太久,只要他回到现实中,自...

大过年的还是要开心点吧(接跨年番外)

看着台阶上蜷成一团睡得满脸委屈的人,索尔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,明明是他自个闹脾气离家出走,却搞得跟被负心人抛弃了一样。
算了,谁让自己爱他呢。他弯下腰一把将人抱起,“洛基,我们回家”
已经睡熟的人在他怀里熟练的找到了舒服的位置,眉头舒展开来,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。

11

情人节甜蜜番外

一向爱赖床的洛基起了个大早,他看着依旧睡得香甜的某人,一时为色所迷,把持不住的偷偷占了个便宜,送完一个蜻蜓点水的早安吻之后,他心情很好的出门了。
问他这么早出门干嘛?
因为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人们会在这一天给自己喜欢的人送上礼物来表达自己的爱意。他身为神虽然不屑过人类的节日,但是依娜去年给索尔送了亲手制作的巧克力,虽然最后那些巧克力都进了他的肚子。可是,他还是觉得非常不爽,他那么傲娇的神才不会承认自己吃醋了呢,不就是情人节么,为了索尔,他是不介意纡尊降贵的与民同乐一下。他对此次情人节大作战已经筹划了好久,计划书都写了十几稿,简直比他当年统治地球还认真。
第一步,买鸡翅和鸡腿。
洛基来到菜市场,傻眼了...

柒 怎么舍得

这天,洛基和索尔夫夫照例在广场上看戏剧,舞台上正演到洛基为了救索尔受重伤的情节,索尔看着剧中的自己紧紧抱着洛基的样子,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有些模糊的场景,他努力想看清楚些,却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头痛。他忍不住闷哼出声,难受的抱住了脑袋。洛基很快注意到了他的异常,却只来得及接住他晕倒的身体。
“索尔”他大声叫着他的名字,可那人却没有如往常一样温柔的给予他回应。他无声无息的躺在自己的怀里,气息微弱的几乎察觉不到。他怎么突然这么虚弱了呢,其实也不是突然,自己眼睁睁的看着他一天比一天的憔悴,只是刻意忽视了而已,洛基无助的抱着怀里的人,他费尽心机让他陪自己呆在地狱,果真还是贪求过多么?
“二王子,他的元神快撑不...

陆 奇怪的人

索尔回过头,只看到一个戴着黑色斗篷的人影,因为今天是万圣节,大家都穿着奇装异服,那人本来非常明显的打扮混进人群里一下子就被淹没了,可是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,那人对他说了一句奇怪的话。没有任何理由,他直觉,那人就是对着他说的。
“时间不多了。”他说。
究竟是谁的时间不多了?这段时间隐隐约约不安的感觉究竟从何而来?他那奇怪的梦,消失的记忆,这个地方存在的那么多不合理的地方,洛基显然有事瞒着他,可是他每次看着他充满祈求的眼神,就什么都问不出口了。他怕洛基伤心,他感觉那些问题的答案一定会打破他们目前小心翼翼维持的平衡,他不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。他不敢赌。天知道,他有多害怕看到洛基的眼泪。当然,除了在床上。...

伍 如你所愿

夜色渐渐深沉,月光如水透过窗温柔的洒在正相拥而眠的两人身上,其中一人忽然轻轻的动了动,他小心翼翼的转过身,和同床共枕的人面对面躺好。
洛基近乎贪婪的看着眼前这个睡得正香的人,男人闭着眼睛的时候比平时少了几分锐利之色,如刀刻般的脸上透着显而易见的疲惫。索尔其实是个非常英俊的男人,奈何气场太强,很多人都会被他的气势所惑而忽视他出色的容貌。此时他好看的眉微微皱着,似乎正被什么事情困扰,洛基看着有些心疼,忍不住伸手为他抚平眉心的褶皱。
哥哥,陪我留在地狱里吧,好不好?
他低低的问,声音颤抖,带着低至尘埃的祈求,和压抑不住的渴望。
索尔当然不会回答他,他似是睡得不怎么安稳,无意识的将怀里的人搂紧了些,洛基被这个...

肆 看不清的回忆

距离索尔从那个梦中醒来已经过去好几天了。那天再次醒来他就几乎不记得那个梦了,也许是噩梦中经历的一切太可怕,那种不安的感觉一直没有消失。
而除了那个已经模糊不清的梦,还有一件事让他觉得奇怪,他发现自己过去的回忆很模糊,他唯一确定的就是他是洛基的爱人。除此之外,一切都好像蒙着面纱一样看不分明。洛基说他的脑袋受过很严重的伤,所以才想不起过去的回忆。不过洛基说他想不起来也没关系,他会慢慢告诉他。
洛基是阿斯加德的王,阿斯加德是个十分美丽的城邦。城邦中央的广场上有他们王的雕像,和洛基本人一样好看,洛基时常拉着他在广场上一起看他亲手排的戏剧表演,洛基告诉他那就是他们的过去,他对那些故事感觉很熟悉,却总觉得有哪...

 
1 / 27

© 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 | Powered by LOFTER